總有一些人,在微信里不斷折騰

2019-06-21 09:09 稿源:見實公眾號  0條評論

城市 晚霞 傍晚 天空 建筑 創業

聲明:本文由站長之家內容合作伙伴 見實授權發布。

“創造就是最好的表達”。

微信在“創造者說”活動頁面上寫下的這句話,讓人心生感慨。無法否認的是,今天的微信已成創業最好舞臺。相比過去,我們可以用最低成本,用最簡單的方式踐行創業。一個簡單的創意,就可以在“關系鏈”的肥沃土壤上自由生長,一個小個體由此可以迅速躍升為耀眼的商業團隊。

在這個已經是巨大且豐富的生態背后,公號及其孕育的自媒體是最具代表性意義的群體之一。從 2012 年年底至今,自媒體走出了獨屬于自己的發展路徑,并被其他領域自媒體所復刻。

一開始,草根借著公號快速崛起,隨后,名人明星大量入駐。到了 2014 年- 2015 年,專業媒體人成為自媒體發展中最關鍵的力量,也是當下優質信息的貢獻者。到了現在,自媒體又開始成為垂直領域創業項目的孵化池。且難得的是,很難說一個階段會直接取代另一個階段。相反,這些階段都以并存的狀態同時發揮著作用,在此之上,新的發展階段仍然在呼之欲出。

除了公眾號自媒體之外,小程序、小游戲、表情設計師、服務商等,也在為微信生態注入相似的活力。這些細分平臺的背后,低成本、快速試錯、肥沃的用戶土壤等基礎是一樣的。而孕育在其上的每一個創造者故事也因此值得細細品味,因為,今天他/她是一位創造者,明天或許就是下一個商業學習對象。

1.人格的呈現

2014 年 11 月,同在傳統媒體供職的何君和陳植雄選擇出走創業。CEO何君負責戰略把控,CCO陳植雄負責內容運營。

因為喜歡杜琪峰,陳植雄取杜琪峰的外號“杜sir”諧音,化名“毒sir”。

「毒舌電影」微信公眾號獨立運營之初,團隊只有 8 個人, 5 萬粉絲。今天他們全網粉絲近 4000 萬,公司估值 3 個億。

讓人稱道的是,「Sir電影」通過人格IP矩陣的方式,將自媒體的內容擴張發揮到極致。

“毒sir”是電影評論的主打人格,表妹“柳飄飄”是女性口味八卦劇綜愛好者,“菊椒男孩”是主打陪伴式影評節目的好基友。分工更專業也更挑剔。每個IP都有自己鮮明的性格特點,代表著不同的用戶群體。

隨著“人格IP”的用戶基礎壯大,團隊還孵化出新的公眾號。比如“靈魂下載者肉叔”的「肉叔電影」(前身為“毒舌影單”),半年時間就積累了 50 多萬粉絲。“表妹”也因為人氣很旺,單獨開了個新號,叫「柳飄飄了嗎」。接連推出的還包括,聚焦影視產業幕后運作的“毒眸”,和主打時尚消費的種草達人“王炸炸”。

這種人格呈現,成為一個內容型團隊的最大倚仗。

社交之中,大家并不缺乏“內容”,無窮無盡的內容在信息流中流淌。唯獨 “關系”是最稀缺的存在,有溫度、像“好友”一樣的關系。

如這個團隊最早時曾面臨無數類似質疑:你懂電影理論嗎?你知道影史流派和淵源嗎?你熟練掌握解讀電影的學術用語嗎?

「sir電影」第一篇10w+文章是對電影《富山春居圖》的點評,標題起的通俗易懂—《五彩斑斕的屎還是屎!》。這種標題如果放在之前供職的雜志社,絕對不會發表,好在這次是在他自己的創作陣地。“毒Sir”不認為自己開創了所謂的“毒舌體”,他只是把書面語說成口頭語,把套話說成大白話。

寫了 1685 天,他們一直堅持用觀眾的語法寫影評,說人話,說真話,撐好片的腰,揭爛片的底。

他們給自己定的底線是:可以不正經,但一定不假正經。

2017 年 6 月 8 日,「毒舌電影」變更為「sir電影」,新公號僅用兩周時間就達到了過去相似的粉絲量級,不一樣的是,新公號打開率更高,平均穩定在40%-50%。

這就是人格化帶給一個自媒體團隊的幫助,也是底氣。

甚至也不怕被抄襲。“別人可以模仿到的,是在微信這個平臺上有效寫作的技巧,但是在每一部新的作品面前,每個人獨特的觀點、傾注的感情,這都是不可復制的”。

在小程序推出后,更多的可能性也在孕育中。“我們的內容沒有變化。變化是,用小程序可以有更多和讀者的互動和玩法。也就是說,「sir電影」像是從一個報刊亭,變成了一個俱樂部,以前在這里讀文章的人,可以彼此認識,可以線下組織觀影,甚至不看電影的時候,在這里吃喝玩樂也行”,何君這樣說。這個團隊甚至還有一個想法:

目前市場仍是制片方主導,希望「sir電影」可以成為電影事業與觀眾溝通的平臺,將觀眾想法直接反映給制片方,直接影響電影制作。在推動電影事業一點點改變的過程中,觀眾也可以扮演更為直接的作用。

在這個想法下,我們很想知道的是,粉絲們像對“朋友”一樣看待「Sir電影」、看待電影,后續還會存在什么新的成長可能?

2.影響真正需要影響的人

「亂彈山」創始人鄒小櫻是一個音樂愛好者,也是中文互聯網上最具影響力的樂評人之一。在知乎,他是全站粉絲Top100 的頭部意見領袖,貢獻了 1119 個“回答”,獲得121, 765 次“點贊”、18, 946 次“感謝”和33, 891 次“收藏”,合計粉絲15. 3 萬。

在微博,他坐擁149. 5 萬粉絲,自己用手機錄制的樂評脫口秀節目《小櫻亂彈秀》,截止去年底總播放量突破 2 億。 2018 年鄒小櫻入選了“微博 2018 音樂十大影響力音樂大V”,致獎辭是:“樂評內容完美視頻化,圈粉無數。”

他的公眾號「亂彈山」從 2014 年開始寫,到今天訂閱人數 1 萬多。

《小櫻亂彈秀》

同樣是內容創作,為什么不同的平臺表現差別這么大?

翻看「亂彈山」公號,很多音樂人的訪談文章,動輒用上萬篇幅去討論那些通常不會出現在其它媒體上的話題,比如唱片的行銷概念、用戶定位、音樂設計等等更有專業度的問題。

不同類型像極了自媒體的不同定位乃至不同階段。以知乎為例,鄒小櫻回答的問題多在這一類:如“為什么一首流行歌通常時長是三四分鐘?”、“在唱片公司工作是一種怎樣的體驗?”、“沒賣出一張專輯歌手能分到多少錢?”。這些“冷知識”對于普通的用戶很有吸引力,借助平臺流量還可以實現多次曝光。

公號則明顯不同。初始訂閱者多為關注行業深度報道而來,淺層而基礎的內容無法滿足需求。實際上,今天微信公號仍然在釋放強大的創新力量,只不過原動力發生了變化。從 2017 年開始到現在,像專家一樣的深度專業內容變得更受歡迎,而它們又恰好更適合各個垂直領域。

對鄒小櫻來說,作為一個行業意見領袖,在不同的平臺中,需要呈現不同的面向。在知乎里,他一本正經,高高在上;在微博里,他嬉皮笑臉,平實曉暢;至于在微信公眾號上,現在則是就像專家一樣提供更加深度、厚重的內容,讓粉絲可以用更長時間沉浸其中。

對深度和厚重的要求,對內容本身提出了新的重構要求。鄒小櫻現在考慮的是,視頻如何在公號上生根發芽。如果簡單搬遷,最多只能獲得幾個點贊,但在今天,“在微信里做視頻”已經是新需求涌現的出發點,微信公眾平臺釋放了新的能力和資源。這意味著,視頻很有可能成就全新的、不一樣的創業團隊。

因為,所要真正影響的那一群人,他們就在那里。

他們要的東西,已經不一樣了。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辽宁35选7走势图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