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有品孵化一個社交電商,4月上線就想奔10億流水

2019-06-13 17:05 稿源:見實公眾號  0條評論

手機,社交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 見實(ID:jianshishijie),作者:常丹,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小米有品孵化了一個社交電商新平臺“有品有魚”,APP于 4 月上線,他們預計到年底會員數至 20 萬~ 30 萬之間,支撐 10 億GMV。

新產品此前早有雛形,最早以H5 形式推廣賣貨,幾個人 1 年流水實現 1 個億。此后升級到有品推手APP,又再度升級到現在的“有品有魚APP”,在經過一系列優化和封測后,于今年 4 月正式上線,中間歷時一年半。而在今年上半年內測期間,銷售額就達到了去年全年水平。

見實約到有品有魚的業務總經理馬晨飛面對面深聊這個產品的迭代和試錯過程。

我們下意識認為這是個站在大公司肩膀上的團隊,應該會有更多資源便利。從打法上看,這個團隊確實有著濃厚的小米基因,如得心應手的“爆品”打法。

但另一方面,這個團隊也在承擔著大公司體系下測試新業務和新方向的職責。那么,作為試探者,新產品方向怎樣規劃的?又是如何布局的?他們都做了哪些事情,整個過程發現了哪些連鎖問題?又是如何解決的?

他們會采取哪些策略完成 10 億預期目標?不妨和見實一起坐下來,與馬晨飛深聊這背后的故事。

見實:開始涉足社交電商領域,是不是顯得有點晚了?

馬晨飛:不能說晚,社交電商也分階段。開始一定是野蠻增長,因為早期很多探索大家都不太清楚,現在到了大家都清楚該怎么玩的階段,比如背后哪些紅線不該碰,如何朝著更合規更理想的方向走。

現在大家已經相對比較清楚該怎么玩的階段,還是有很多社交推廣專業人士愿意進來。所以,早期不進來,不意味著沒看到,也不意味著晚,只是時機還不到。

剛開始,我們知道這個方向要做探索,后來去找社交推廣服務商,去簽約,一步一步去干。甚至我們自己也嘗試過做社群,發現老走不通。所以,我們不應該自己經營社群。而且長遠來看“社群”是一個產業,這個產業應該由專業的人干。

小米有品推手APP階段我們把自己想的更理想,因為既有供應鏈,也有平臺,那為什么我們不能自己做用戶呢?

這樣想還是常規互聯網思維——用戶是我的,自己找到用戶自己做運營,但社交電商模式不是這樣。所以,踏踏實實做好供應鏈才是我們擅長的。但這個思考會帶來很多底層業務邏輯的調整,比如財務,法務,以及整個業務流程,資金流程等等,都會發生巨大的變化,不單純是一個APP電商平臺表象的問題。

見實:看到社交電商領域越來越多玩家,如何去思考“有品有魚”的商業價值?

馬晨飛:第一個,在流量獲取上要有新的方式,電商一定要找到一個新的通路,不然基本會死在這條路上。這也是為什么很多電商都在嘗試社交的原因,社區拼團也好,推廣也好,核心解決的是銷售通路或流量的問題。

第二個,通過人帶貨的邏輯是存在的,而且是可持續去發展的。

第三個,為什么做社交電商,我們希望讓小米有品用戶的構成變得更健康,這是機會,而且這個機會的市場空間到底有多大,我們認為很大,天花板到底是五百億還是一千億,并不知道。尤其近年來看,開始做社交電商的公司比去年要多出幾倍,很多新的社交平臺每個月都在出來,有些我們都不知道。

見實:有品有魚的前身是有品推手,這個過程在測試什么?

馬晨飛:最開始的初衷是把小米有品商品通過多個渠道和方式銷售出去。最早推廣賣貨載體是H5,這個形式用 1 年,流水做了一個億,用小米有品已有資源和供應鏈。為什么用H5 形式持續了 1 年?第一,當時投入并不大,幾個人把這個事情做了,持續到后面,我們逐漸地去看社交電商行業會朝著什么方向去發展。

H5 形式可以理解它就是小米有品下面一個推廣營銷的工具,一個賣貨的玩法而已。后期發現不單純是一個玩法,而是一個生意。我們把它認為是一個生意的時候,開始獨立運作。

直到 18 年底有品推手上線,但這個過程也發現很多匹配上的不足。

第一,游戲規則、模式規則上就不單純是一個用戶挑商品去賣的簡單模式,背后需要支持一個相應的渠道政策,以及相對有激勵的推廣政策,讓用戶產生更好的推廣效果;

第二,無論是在供應鏈上,還是銷售模式上,及產品調性上,推手是一個新的電商平臺。但早期賣貨的邏輯特別簡單,有品有什么有品推手賣什么;

第三,推手的存在,不是一個渠道現象,應該是一個獨立性的業務,而且獨立的邏輯和小米有品完全不同。最后,我們發現社交電商的市場很大,潛力和爆發力很強,所以逐漸有品推手項目的權重才提上來。

見實:認為是一個獨立性生意之后,通過跑出來的數據,確定要去的方向是什么?

馬晨飛:第一,發展女性群體是我們要去探索的,因為小米有品男性用戶相對居多,但電商如果不掌握女性群體,規模會遇到瓶頸。對于我們來講,社交電商的業務模型會天然吸引女性客群;

第二,在整個供應鏈的改造和拓寬上,有了更多的方向,因為商品和用戶是匹配的,我們服務于什么用戶,就需要匹配什么樣的功能和需求。

并不是小米有品上的商品不行,而是商品與客群匹配度并不高,百分之八十的權重會分散到男性的商品上,只有百分之二在女性上,所以需要改造這一點;或者說,小米有品如今是兩條腿走路,未來會走的更遠。

第三,社交電商對于我們而言,確實是一個機會,不能錯過。

如今傳統電商獲取流量成本太高了,幾百塊一個付費用戶。社交電商的邏輯,流量構成和傳統的電商完全不一樣,不是去投廣告,也不是去花錢在應用商買流量,不是傳統互聯網那套玩法,它是用戶驅動,通過關系去影響更多的關系。從而投入的成本會給到“人”本身,讓他們幫我們去做好推廣,帶好銷售,他們既是消費者,也是推廣商,兩種身份。

見實: 4 月 18 號之前,有品推手更名為“有品有魚”,到正式上線,主要推進的事情有哪些?

馬晨飛:第一,把B2C的模式調整到S2B2C的模式上。因為之前雖然是社交電商,但底層的模式還是一個B2C。供應鏈的效率會上來,之前供應商找有品直接簽,走有品的選品邏輯,但實際和社交電商的商品邏輯會不同,所以效率會很慢,現在很多標準是基于有品有魚的標準去重新制定商品標準。

第二,社群這一端的拓展上,現在可以變得更快,之前的模式是我們自己做,找渠道合作,也只是很底層的合作,而現在是如果接觸到有社群運營實力的團隊,我們鼓勵他們建立公司簽約合作,平臺賦能讓他們可以很快發展自己的公司。

這兩點是模式上的變化,可以認為“有品有魚”的上線,驗證出我們對社交電商的模式已經想清楚。小米有品推手APP2018 年底上線,直到 4 月份有品有魚上線,底層模式一直在調,是一個巨大的工作量,尤其在大公司體制內。

見實:現在我們多少個用戶了?

馬晨飛:現在只看會員,常規注冊的APP用戶基本不看,會員用戶,目前沒破十萬。但我們估算過一個數據:按照一個會員年度貢獻來推算,一年能為有品有魚帶來GMV是五千多元。包括自購和分享,帶來的GMV非常高。

見實:現在簽約了社交推廣公司多少家?有品推手到有品有魚上線,銷售額是多少?

馬晨飛:現在一共有十幾家。今年上半年的銷售額基本到去年一年的規模。快很多,因為調整的不光是底層的模式,還有供應鏈、用戶政策體系等,都已經和之前完全不一樣。

見實:你們主要是把控什么環節?

馬晨飛:我們把控的是他們在渠道上的拓展,我們不容許出現,比如傳銷的風險,宣傳導向上每天都在討論,怎么以正能量的方法,更合規的方法去干這些事情。

云集野蠻成長的階段,很多團隊拓展“人”,什么方法都有。比如講創富故事等。我們是不允許合作渠道公司這樣干的,包括以官方的名義去推廣自己的客戶,都不允許,需要合作渠道以自己公司的角度來拓展。

同時,每一個合作的推廣公司,核心的KOL都有官方的人在服務。沒有技術手段可以實現這個監督,因為它是一個人的生意,完全是人的管理模型,或者說渠道的管理模型在管理這個事情。每一個渠道也有相應的人維護和管理,做好監管。

見實: 4 月 18 號到現在,一個多月的時間,現在數據的指標發展,現在什么情況?達到你們預期了嗎?

馬晨飛:數據還不太方便透露。但是達到了預期,比我們想象中的要好。

見實:想象中的好,體現在哪兒?

馬晨飛:第一是推廣的效率,第二是商品的銷售。

我們最欣慰的是我們找到一些在有品平臺上賣的并不好的商品,通過有品有魚賣的很爆。這就意味,產品通過有品有魚的業務,找到了更合適匹配的消費人群。現在去看有品有魚APP的首頁,調性和有品完全不一樣。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辽宁35选7走势图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