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賴不能用淘寶?互聯網仲裁成懲治利劍,催回率已達40%

社交,媒體,合作,創業,互聯網

圖片來源圖蟲:已授站長之家使用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 一本財經(ID:yibencaijing),作者:黎曼,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最近,對老賴的整治,變得越來越嚴。

在“限高令”之外,現在還可以一鍵凍結、劃扣老賴名下的財產和金融賬戶,甚至影響他們的芝麻信用,讓他們無法使用淘寶。

隨著監管和征信體系的逐漸完善,故意做老賴,將付出更沉重的代價。

正因如此,互聯網仲裁行業開始走到聚光燈下。

“今年,我們的業務量持續上漲。”多家互聯網仲裁平臺,都感覺行業正處于爆發期。

甚至有從業者認為,這將成為金融科技領域下一個最值得關注的風口……

01 業務上漲

在過去,懲罰老賴,最核心的手段就是“限高令”。

這個手段主要是限制老賴的高消費,比如讓他們不能坐高鐵和飛機,也不能住三星以上的酒店。

但這些措施,也可以被輕易繞過。

最近,對老賴的懲治,開始變得越來越嚴厲。

銀行賬戶系統正在逐漸被打通,假如一個人被判定為老賴,他名下的銀行和金融賬戶可能會被凍結,甚至直接劃扣。

除此之外,他的支付寶、微信支付等互聯網金融賬戶也會被關聯。甚至連他的芝麻信用也會被影響,導致其不能使用淘寶。

為進一步威懾老賴,還有人向最高法提議,可以聯系社交網絡公司,將老賴的微信和QQ頭像做特殊處理,比如給頭像加上感嘆號,還能點進去看到其被執行的情況。

更長遠來看,這還會影響老賴未來的公務員錄取情況和子女上學問題。

對于老賴的懲治,已滲透到整個網絡。

多位業內人士認為,合規化懲治老賴的時代,已經到來。

而這個時代到來的一個信號,就是 2015 年,“互聯網仲裁”概念的提出。

當年 9 月,廣州仲裁委牽頭發起了中國第一個互聯網仲裁聯盟,意在提高仲裁的效率。

“互聯網仲裁”的提法,應運而生。

互聯網仲裁和傳統仲裁有何區別?

傳統的仲裁有一套繁雜的流程,所有的手續必須在線下人工處理,不管標的額多大,都必須走過一審、二審,時長至少需要幾個月。

除了時間成本外,花錢請律師、打點關系,也是成本。

而所謂的互聯網仲裁,就是將傳統仲裁的各個環節放在線上操作,流程化處理,最短 7 天就能結案。

“相比而言,線上仲裁的成本往往是傳統仲裁的十分之一。”仲財通的創始人丁志剛稱。

但是,并非所有的案件都適合互聯網仲裁,大部分的案件,都很難規模化和批量化。

比如,兩個人之間出現了糾紛,情況復雜,對這個案子的處置流程,就可能很難被直接作為其他案子的重要參考。

案件與案件之間,差異太大。

恰在此時,互聯網金融崛起。

一般來說,借款人向金融機構借錢,會有統一的流程和合同,案情也相似,因此,可以用互聯網仲裁批量起訴逾期用戶。

“在‘金融’這個場景中,互聯網仲裁可以進行標準化和批量處理。”丁志剛稱。

而這,就是商機。

另一方面,互聯網技術也發展到了一定的階段,電子合同、電子簽名、網絡查控、人臉識別等等,都給互聯網仲裁的出現提供了土壤。

互聯網仲裁在金融領域的市場有多大?

目前,我國金融行業每年產生的不良資產大概是三千億級別,但是其中用到互聯網仲裁的,1%都不到。

數千億級別的市場空間,引來一大堆行業玩家摩拳擦掌。

02 標準化難

當前進入行業的玩家,主要分為兩大類。

一類,是地方仲裁委自發搭建的在線仲裁機構。另一類,是第三方服務平臺,它們利用電子系統與仲裁委對接案件。

目前,在全國 255 家地方仲裁委中,牽頭在做第一類工作的只有幾家左右,比如北海仲裁委、廣州仲裁委。

它們通常自己搭建網站,也要自己負責獲客。

而第二類玩家,就是一些提供技術和服務的第三方平臺,它們也負責獲客。

“這兩類玩家中,第三方平臺占據了絕大多數。”業內人士方玉瓊稱。

“在行業發展的初期,很多平臺都是偽創新。”方玉瓊表示,很多人搞定了某地的仲裁委,就去外面拉活,“其實沒有互聯網的技術和服務,只是做了傳統的資源對接,說白了,就是做掮客”。

方玉瓊發現,這樣的模式很快就會被淘汰,“撮合后,雙方都不滿意,結果很多都不歡而散。”

業內人士透露,最多的時候,這個市場上有近百家職業在線仲裁平臺,現在還剩下 30 多家。

當真正進入這個行業之后,丁志剛發現,互聯網仲裁比想象中難得多。

首先,仲裁的手續極為復雜,極易出錯。

在法律上,證據需要環環相扣,且完整準確。

北海國際仲裁院上海代表負責人,武磊表示,仲裁最大的難點,在證據鏈的完整性上。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辽宁35选7走势图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