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地求生!金融圈90后的瘋狂與潰敗

2019-06-11 10:51 稿源:鋅財經公眾號  0條評論

跳槽,金錢,賺錢,違約

圖片來源圖蟲:已授站長之家使用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 鋅財經(ID:xincaijing),作者:劉璐明,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2019 年,第一批 90 后正式步入而立之年。

90 后,是被寵溺的一代。出生之時,他們的父母經歷了改革開放,已積累了一定財富。而 90 后大多為獨生子女,獨享著整個家庭的愛。

他們的父母,更不愿意讓他們吃苦。

直至步入社會, 90 后才開啟了人生磨礪。根據易觀智庫與騰訊QQ聯合發布的研究報告, 90 后青年在選擇工作時,最看重的因素分別是發展前景、個人興趣和薪酬待遇。

曾經, 90 后們涌入金融這個高薪又高大上的行業。國家統計局出版的《中國統計年鑒2018》數據顯示,金融業從業人員平均年薪為12. 29 萬元,位列各大行業第二位。

而能在金融行業工作的,都是 90 后中的佼佼者。

只是,夢醒了。 90 后證券分析師,尚未在社會中磨煉,卻開始越發“佛系”。那個由金錢和欲望交織的夢,似乎離他們,漸行漸遠。

生不逢時,高薪遭遇挫敗

和大多數 90 后分析師一樣,陳小蝶沒有經歷過 2015 年那場轟轟烈烈的牛市。彼時,上證指數從年初的 3258 點一路上攻至5178. 19 點。

千股漲停,是那段日子不變的主題。

陳小蝶經常聽同事們聊起那段歲月。他們三五成群奔向網吧,進入另一個香煙和鍵盤聲彌漫的世界,看一眼股票大盤,隨后一頭扎進游戲里。“簡直就是瘋狂,每天你完全可以不去上班,不用盯盤,因為沒什么可看的,你看了它就是漲,天天漲停板。”陳小蝶告訴鋅財經。

等到陳小蝶這一代股評師步入職場,股市已經發生巨變。 2015 年 6 月 12 日,大盤從5178. 19 點后滑落,歷經 230 天,幾近腰斬。有人欠下巨債,有人把數年攢下的錢投入進去,瞬間化為泡影。

陣痛過后,股市如同遭到重創的猛獸,一蹶不振。

剛入行的陳小蝶覺得,熊市只是暫時的,市場會慢慢變好。那個時候, 1993 年出生的投顧賈一銘也同樣滿懷希望。

只是,熊市綿延。而接下來,更多是挫敗。

2018 年,是賈一銘入行以來最難過的一年。他的客戶沒有一個能夠賺到錢。他無法忘記 2018 年 10 月 11 日那一天。當天,A股市場再現千股跌停,大盤大挫5.22%,創下 2015 年股災以來的新低。此后大盤一路走低,更在今年 1 月 4 日刷新近期最低記錄至2440. 91 點。

社交平臺上流傳著各種血本無歸的故事。七虧二平一賺,這是大多數股民都清楚的比例。 “現在九個人虧,0. 5 個人不虧不賺,剩下0. 5 個人賺錢。”賈一銘長嘆了一口氣。

在 2017 年前,賈一銘曾給客戶分析過某只醫藥板塊股。他的幾位客戶的持股市值,最高翻了一倍,賺了近一千萬。

賈一銘曾天真地認為,可以憑借一己之力扭轉乾坤。 2018 年的市場,給他上了一課。

農歷豬年開市,A股強勢開門紅。外資連番涌入,大盤發起上攻。這天,上證指數創下了2780. 78 點的年內新高。

但賈一銘沒有懈怠。走過 2018 年,他依舊擔心著客戶會因為自己的誤判,而導致持股市值縮水。他也害怕,客戶因此會和自己關系轉淡。

信任危機,股評師成為替罪羔羊

股評師和客戶,一向有著微妙的關系。

1987 年美國股市大崩盤前,幾乎所有的基金經理都發出了買入信號,一位華爾街的女分析師卻讓客戶清倉股票。

不久后,美股崩盤。道·瓊斯指數一天之內跌去 508 點,跌幅達22.6%。那位分析師的客戶逃過一劫。

從此她聲名鵲起,被人稱作“華爾街神姑”,投資者踏破了她的門檻。但遺憾的是,從那以后,這位分析師再也沒能做出任何準確的預測。

她跌下神壇,變成了“華爾街傻大姐”。

一位券商從業人員向鋅財經表示:“這個職位看起來高大上,實際上不中用。因為沒人能預測明天市場的漲跌。”

從神姑到傻大姐,稱呼背后反映出股評師在行情輪換下的信任危機。

他們不過是在弱勢行情下,客戶投資失利的替罪羊。

股票分析師更像是為了讓股民們得到安慰而存在的擺設。在充滿不確定性的股市中,投資人需要一個具有參謀性的聲音。

喝茶是賈一銘約客戶聊天的常用方式。 2018 年,在茶館里,他聽到的通常都是壞消息。有朋友告訴他,自己一天浮虧七八十萬,還有客戶累計虧了一千萬。

他直言判斷市場太難,在非牛市中,客戶很難賺錢。他還向鋅財經透露, 2018 年有很多機構、公募基金、私募基金浮虧30%以上。

“股市是中國唯一合法能快速讓你暴富的地方。但這也是鏡中花、水中月。”

對此,陳小蝶也感同身受。她碰到過一位女客戶,在介紹完基金信息后,直接轉賬 50 萬元,沒有任何猶豫。而陳小蝶最大的客戶,是當地比較出名的一家企業的前任老總,他在陳小蝶名下一共有三個賬戶,加起來的錢有 4000 萬左右。

但更多的時候,陳小蝶面對的,是質疑和冷漠。

陳小蝶認為,這并不意味著股民對分析師個人失去了信任,而是對市場失去了信任。

即便如此,大部分人無法客觀看待損失,他們只會歸咎于分析師。“他不可能怪自己,也不可能怪行業,怪行業他沒辦法得到一個反饋,那他可能就只能怪我。”陳小蝶說。

90 后是被寵溺的一代,他們或許能夠保持職業度,無視質疑。但他們最終發現,除了生不逢時,行業的條條框框,令他們無所適從。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辽宁35选7走势图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