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歲退任,郭臺銘:我不再是全球最大的廠長了

2019-06-21 16:05 稿源:投資界  0條評論

富士康

一個時代結束,一個時代誕生。

創業 45 年,郭臺銘正式告別“鴻海帝國”。

投資界(ID:pedaily2012) 6 月 21 日消息,據臺灣媒體報道,鴻海集團今日召開股東大會,郭臺銘最后一次以董事長身份出席鴻海股東會,并將于董事會后正式退位。

至此,郭臺銘商業時代落幕。眾所周知,郭臺銘所執掌的富士康是全球最大的代工廠,其實這家巨頭的資本擴張同樣瘋狂。不僅漫無邊界,而且每次出手,動輒過百億,財大氣粗的投資風格橫掃CVC領域。

身家 63 億美元:

從窮小子到臺灣首富

和大多數白手起家的企業家一樣,郭臺銘的原生家庭很是貧困,在專科學校畢業后,郭臺銘進入航運公司做了業務員。

1973 年,不甘平凡的郭臺銘下海創業,拿著不到 10 萬人民幣的創業資金創辦了鴻海塑料公司,專門承接黑白電視旋鈕的生意,后轉做磨具加工。

現在廣為熟知的富士康是郭臺銘 1985 年在美國創立的。 1988 年,郭臺銘敏銳的察覺到了深圳特區的成長潛力,在深圳成立廣東深圳富士康精密組件廠,趕上了改革紅利,公司得以走上發展快車道。

1995 年,他遇到了最重要的合作伙伴—蘋果公司,彼時蘋果庫存激增,正在尋求外包生產,而富士康也與IBM、英特爾建立了合作關系。二者一拍即合,依靠給蘋果手機代工,鴻海集團的營收飛速上漲; 1997 年開始,鴻海連續 6 年增長速度超50%, 2001 年,超越臺積電成為臺灣第一大民營制造業,隨著電子消費產品的崛起,富士康成為“代工巨頭”。

郭臺銘的鐵腕和強硬人盡皆知,同樣為人所稱道的,還有他勤奮和肯吃苦的底色。早期創業時,他每天給客戶打電話談業務,累了就枕著電話本睡一會兒,直到現在還保持著一天工作 15 個小時的習慣。在美國爭取訂單時,他待在新澤西公路邊 12 美元一天的小旅館,一天只吃一頓飯,每餐兩個漢堡。

2018 年的兩岸企業家峰會年會上,郭臺銘表示,其旗下的富士康出口占整個中國大陸份額的3.9%,進口則占到3.6%,“這體現出我們在大陸經濟中的位置”。

如今,鴻海系已遍布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等經濟圈,美洲、歐洲大陸,擁有 200 多家子公司和派駐機構,構成了一個龐大的商業版圖。目前市值1. 27 萬億新臺幣,折合人民幣 2756 億元。

作為鴻海分拆的部分業務——富士康工業富聯也在 2018 年創造了中國大陸A股上市神話:從申報到過會全程耗時僅用 36 天,期間更只有 20 個工作日,創造了A股IPO速度新紀錄。 2018 年,工業富聯營業收入4153. 78 億元,同比增長17.16%。

郭臺銘的個人財富也不斷攀升。 2019 年,福布斯全球億萬富豪榜排行榜中,郭臺銘身價達到了 63 億美元,位列世界 257 位,中國臺灣地區企業家的首位。

巨無霸CVC:

涉足全球,出手動輒百億

產業蓬勃崛起催生野心膨脹,富士康的資本版圖散落全球,從人工智能、大出行、芯片到區塊鏈、成立基金,在卸任之前,郭臺銘下了一盤大棋。

根據天眼查公開資料,投資界對其投資版圖進行了不完全統計。公開資料顯示, 2008 年— 2019 年間,富士康共進行了 77 起投資。從 2014 年開始,富士康出手次數逐漸加快,在2014- 2015 年這兩年里,投資數量還處于個位數,但到 2016 年投資數量陡升至 17 起,并在 2017 年達到高峰 19 起。值得一提的是,富士康在 2019 年最新一筆投資停留在 4 月 11 日。

 69 歲退任,郭臺銘:我不再是全球最大的廠長了

從投資領域來看,富士康的觸角越來越廣。 10 年間,富士康在物流、通訊、軟硬件制造、機器人、人工智能、大數據、智能家居、電商、出行等多個領域均有出手。截至目前,富士康最大的一筆投資發生在 2016 年 8 月 12 日,鴻海向夏普出資 3888 億日元(約合 38 億美元)獲得其66%股權。

人工智能

作為傳統制造業轉型升級的主要方向,“機器換人”一直是郭臺銘的產業夢想,這也是為什么他大力布局人工智能。

“鴻海在 10 年前就決定要機器人來取代人力,我們公司內部計劃在 5 年內,把這些工人,我們目標是希望能夠拿掉80% ,如果 5 年做不到, 10 年內也會做到,因為科技已經在這里了。”在 2018 年 6 月 22 日舉行的鴻海集團股東大會上,郭臺銘曾表示。

同一年,郭臺銘決定重砸 100 億新臺幣進軍人工智能。郭臺銘表示:"五年內,我們至少要投資 100 億新臺幣(合 21 億人民幣),以招聘頂尖人才,并在所有生產基地部署人工智能研究所。"

半導體帝國

這些年來,富士康深耕半導體產業的意圖十分明顯。為了實現工業互聯的目標,郭臺銘曾宣布“一定要做芯片”。有人說,郭臺銘想要打造一個半導體產業鏈帝國。

郭臺銘在清華講話時曾表示:“工業互聯網需要大量芯片,我們一年需要進口 400 多億美金的芯片,半導體我們自己一定會做。”

目前,富士康通過投資等方式已涉及產業鏈各環節:晶圓制造方面有夏普、IC封測方面有訊芯科技、IC設計與服務方面有虹晶科技和天鈺科技、設備方面有京鼎精密、帆宣等。

不過,在投資領域,資本不是唯一決定勝負的力量。 2018 年 3 月,富士康曾競購東芝半導體業務,計劃斥資 3 萬億日元(約合 270 億美元),但未成功。當年 5 月,富士康則在內部設立了一個“半導體子集團”,有意進入半導體的制造環節。

大出行

隨著傳統制造業轉型需求日漸迫切,富士康下的這盤棋也越來越大,切入出行領域,對富士康而言是一條更困難的路。

2005 年,可以被看做富士康進軍汽車出行領域的起始點。當時,鴻海集團(富士康母公司)以3. 7 億元收購臺灣安泰電業,后者是臺灣四大汽車線束廠之一。

2015 年 3 月,騰訊、富士康以及和諧集團在河南省共同簽署了“互聯網+電動汽車”的合作協議,并在同年 7 月以3:3: 4 的股權結構出資 10 億元注冊成立了和諧富騰公司。在三方的規劃中,富士康將主導汽車的生產制造,和諧汽車負責銷售與售后體系的建立,而騰訊則被定位為“車聯網系統和技術平臺供應商”。

不過,不到 1 年時間這一計劃就陷入泥沼。和諧汽車與騰訊控股和鴻海聯手打造的“夢之隊”和諧富騰有限合伙企業已經與騰訊、富士康沒有多大關系了。

之后富士康又將目光從造車領域轉向共享出行領域。 2016 年 9 月,富士康宣布對滴滴出行投資1. 199 億美元。公告顯示,富士康的這一投資獲得了滴滴0.355%的股份,而滴滴當時的估值也達到了 338 億美元。 2017 年 1 月 23 日,富士康正式宣布成為摩拜單車的戰略投資者。

區塊鏈

區塊鏈也成為富士康轉型的一根稻草。

2017 年 10 月 23 日,Abra公開表示獲得 1600 萬美金總額的B輪投資,在此輪投資中有中國制造業巨擘富士康,這也是富士康首次投資區塊鏈行業。  Abra是一家以區塊鏈技術為基礎提供P2P移動支付服務的硅谷初創公司。

2019 年 2 月,富士康HCM資本執行合伙人李仁杰在出席香港區塊鏈協會新春峰會時表示,富士康在謀求區塊鏈轉型,希望把區塊鏈技術運用到供應鏈、原材料溯源等方面。

富士康已于兩年前孵化了供應鏈金融的子公司,用富士康的供應商做測試。

跨境投資

2017 年,富士康宣布, 4 年內在威斯康辛州投資 100 億美元,建造最先進LCD面板廠,最終在當地創造1. 3 萬就業崗位。這項大額投資也將會成為外資公司在美國最大的一筆投資。

占地 2000 萬平方英尺生產先進液晶面板的園區,號稱是美國歷史上外資公司最大的綠地投資項目,特朗普將之稱為“世界第八大奇跡”。

不過二年已過尚未有具體進展。 2019 年 1 月富士康董事長郭臺銘的特別助理胡國輝(Louis Woo表示,富士康仍在評估威斯康星州項目的方案。

而另一邊,富士康 50 億美元投資印度建廠的計劃正在持續推進中。近日,郭臺銘表示,今年將會把蘋果主要生產線轉移至印度,并聲稱這是受印度總經理邀請。據悉,富士康計劃投資 50 億美元在印度建廠,首筆 3 億美元已經到賬,預計今年 9 月印度工廠將為蘋果新品提供裝配服務。

投資基金

富士康的投資步伐在 2017 年進入了一個新階段。 2017 年,富士康斥資 6 億美元,收購軟銀亞洲資本的54.5%股份。這筆交易已拍板結束,富士康成為基金的“投資決策者”。

美國《商業周刊》的報道指出,富士康也是軟銀愿景基金(Vision Fund)的主要參與者,其成員還包括高通(Qualcomm)、蘋果等。

2018 年,富士康與在美國威斯康星州開展業務的四家公司宣布,將成立持資 1 億美元的公司風險投資基金,以加速該州的科技生態系統建設。

結語

如無意外,卸任后的郭臺銘將會投身政界。他在資本運作方面的野心和手腕又會掀起多大的風浪,我們拭目以待。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辽宁35选7走势图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