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成主播,網課笑翻天,但大山里的這位女老師卻讓我們肅然起敬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 天下網商(ID:txws_txws),作者: 丁潔,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700 公里外,廖小蘭準時通過釘釘直播給 80 位學生帶來開學第一課。

僅三天時間,全國有超過 2 億人已被“逼瘋”。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全國多地的大中小學校均推遲了原定的開學時間,為了響應教育部“停課不停學”的理念,一場轟轟烈烈的“網課計劃”正式打響。

2 月 10 日,是不少熊孩子正式上網課的日子,也是不少老師被迫成為“主播”的日子,同樣,也是家長被正式“逼瘋”的第一天。

在這個有紀念意義的日子里,發生了許多的“第一次”。

山東一位中年數學老師第一次直播還開著美顏,臉頰透著少女般的緋紅;一位體育老師來到空無一人的教室里給學生直播上課,一個人孤獨地完成高抬腿;還有一位初二男孩一不小心在上網課時發了不合時宜的彈幕:“等下要不要玩游戲?”被老師看到立馬禁言……

不僅如此,余杭塘棲二中的科學老師廖小蘭給 700 公里外的 80 位學生上網課,因為老家在偏遠山村,這位老師搬著板凳走山路尋找最佳“直播點”,給孩子們帶來開學第一課。

“背它!背它!”“絕對會考!絕對會考!”開學第一課,老師被逼成了李佳琦,隨之而來的是學生們滿屏 666 的“打賞”。

image.png

當熊孩子遇到直播網課

數據顯示,阿里旗下的遠程通勤平臺釘釘已成為最受歡迎的平臺之一,有超過 1000 萬家公司使用釘釘遠程辦公,且 20 個省的 2 萬所學校和 1200 萬名學生采用了釘釘遠程上課和輔導。

魯曉騏是杭州市下城區某中學的初二學生, 2 月 10 日 8 點半他登上直播間,等待第一節在線語文課。

語文、數學、英語、科學、社會、大課間,一天 6 節課,每節課 40 分鐘,課間休息 10 分鐘。

在語文、數學課結束后,緊接著的是大課間,也就是廣播操時間,“不能退出啊,一旦退出老師會收到沒上課的推送。”每當這時,他會起來稍動一下。

魯曉騏上課的直播間里有一整個年級 300 多位學生共同在線,難免會有些小插曲。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老師上課時,一位男同學彈幕彈出“等下要不要玩游戲?”大群 300 多人包括老師全目睹著這一“災難”的發生,老師立馬開啟了禁言設置。

在家上課,也有學生相當有“儀式感”。網上,有一位學生穿著校服掛著紅領巾在線聽課。還有在一節網課上,班長彈幕發“起立!”同學們跟著刷屏“老師好”。

網課跟學校也有相似的地方,例如魯曉騏學校的一位科學老師依舊很愛“拖堂”,“每次都會拖十分鐘。”他表示。

在線開學后,他的手機也再一次被爸媽沒收,遠遠地與“王者榮耀”說了聲再見。他是老師眼里的那批乖學生,當然也有一大批“網課學困生”,即在網絡教學中不聽話的學生,一上課就網速不好,沒有攝像頭,一提問就全員閉麥,上課時吃零食,還時不時傳來王者榮耀的聲音。

這幾天最讓他頭疼的就是老師總會發來無間斷“慰問”:“這幾天都有在學習嗎?”

在江西大山里直播的女教師

最近,網上出現了一個新名詞:十八線女主播,指疫情期間,被迫網上直播授課的女老師們,從光榮的人民教師被轉崗成了一名十八線女主播。

不過,更多的老師在面對“人生第一播”時難免“翻了車”。

王媛是杭州一所小學的六年級語文老師。為了控制小學生的上網時間,王媛學校規定一節課老師的講課時間盡量縮短在 15 分鐘左右,有時候可以以錄播的形式,讓學生在家觀看視頻完成上課。

對老師而言,網課讓他們的備課壓力變得更大了。以王媛為例,一天除了備課,還需要對著鏡頭錄制授課視頻,并學習剪輯。

王媛的班級里有 44 名學生,有個別學生在外省或來不及上課,她表示等開學后會私人給個別學生補課。

當然,老師在與學生一對一教學上也遇到了一些相當尷尬的瞬間,例如“被迫喊媽”。

如果身在偏遠地區,網課還能繼續嗎?

一周前,余杭塘棲二中的科學老師廖小蘭便接到學校要在網上直播上課的通知。上課不難,要做直播卻讓她犯了難。因為她的老家在江西的大山深處,根本沒有信號。

在直播授課前,廖小蘭與丈夫扛著3、 4 米高的毛竹竿和電線,自制一個“家庭版信號塔”。為了尋找穩定的4G信號源,她和兒子、丈夫兵分三路,提前踩點,最終在離家一公里左右的半山路上找到了優質信號。

2 月 10 日一大早,廖小蘭帶上筆記本電腦、一條小方凳和一張小竹椅從家中出發,走了半小時山路,準時來到直播點。 8 點半,她通過釘釘直播給 700 公里外的 80 位學生帶來開學第一課。

“古人靠什么聯絡世界的呢?對,就是指南針,這節課我們就來學習這方面的內容。”廖老師開始了講課。

這一周廖老師一共有 6 節課,第一節課還算順利,她說:“過程有點艱辛,也挺冷,但是沒耽誤孩子上課,一切都值了。”

學生吳彤說,第一次看到廖老師在山里上課,剛開始有點驚訝,后來又有點感動。“老師這么辛苦,我們還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學習?”

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司長呂玉剛表示,教育部也在關注農村偏遠地區的學習問題,從下周一 2 月 17 日開始將通過教育電視臺第四頻道,向全國用戶傳出課程學習資源,本次將覆蓋偏遠、貧困、農村地區,學習資源主要以小學課程為主。

家長“耐心值”正在一點點被擊退

一邊要在家中在線辦公,一邊還在飽受熊孩子的折磨,這屆家長真的太難了。

魯濤是魯曉騏的爸爸,他手機里信息多密集的群就是兒子的班級群,每天都有各個科目不同的老師發作業及答案,一個不留神,就要在“茫茫詞海”中搜索關鍵詞。

還有一些學校采用更精細化教學。有一位初三畢業班學生家長告訴記者,她的手機里剛加了 6 個群,數學、語文、英語、科學等,“我都要哭了,快被信息忙暈了。”

家長的“耐心值”正在一點點被擊退。

魯曉騏在校內網課之余,還會上新東方等補習班的網課,老師要求的設備包括帶攝像頭的電腦、iPad、手機任一皆可,以及能對話的耳麥。

網課“現場感”十足,老師能看見在座的十幾位學生,如果有一位學生突然掉線,老師會在微信群艾特家長,“XXX,你掉線了,馬上上線!”

魯濤笑著說,一場網課,家長比孩子更緊張。

因為在線授課,缺少作業本或考卷資料,家中又缺少打印機等設備,家長還需要“挑燈夜戰”,將在線作業抄寫在紙上,讓孩子完成。

一位三年級的小學家長表示,孩子的聽寫、背誦、抄寫作業,她都要盯著完成,并拍照第一時間反饋給老師,稍微慢一點兒就要被班主任私聊。

除了父親的身份,魯濤還是中國郵政的一位職員,這幾天他們還在緊急地完成杭州市中小學教材配送的事,不少學生還在等待當季的課本。

一個頭三個大,真該給這屆家長點個贊。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辽宁35选7走势图风采 山东矿业股票行情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招商 股票配资送免费体验金 财富牛 十大网上股票配资平台 证券公司给私募基金配资 维海配资 华谊兄弟股票分析报告 怎么买美国股票指数 10万做什么理财收益大 10倍杠杆配资 恒信金通配资 2012年九月股票推荐 股票分析软件源代码 李嘉诚工资分五份理财 中国股票指数如何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