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改變人生的網紅主播:新一年要翻倍地掙

2020-02-02 17:32 稿源:投中網  0條評論

聲明:本文由站長之家內容合作伙伴 投中網 授權發布。

成為主播門檻很低。上至七八十白叟、下至五六歲黃童;無論是身在一線城市,還是落后山區,都有機會成為網紅主播。

成為主播門檻也很高。千萬淘寶主播,只有一個李佳琦;千萬美食主播,只有一個李子柒。即使對于普通主播來說,差距也很大,有人堅持一年,每個月只有兩三千收入,有人不到一個月,就可以達到兩三萬收入。

春節前,投中網商業深度邀請了三名網絡直播。他們各不相同,有人 16 歲開始拍視頻,與伴侶旅游世界各地,成為抖音旅拍博主;有人生在山區,曾在工地做工,每天賺七八十塊錢,現成為 80 萬粉絲快手主播,希望脫離貧窮;有人因為長得蘿莉,出于好奇、好玩開始做秀場主播,一場直播最高能有兩萬打賞。

網紅直播間

他們想跟你談談自己的主播生涯,以及那些或許能發生在不遠未來里的小期冀。從他們的故事里,也許,我們能找到自己的影子。

王松傲寒

抖音旅拍博主  48 萬粉絲

“旅行的確花了很多錢,但會有一天,我能靠拍旅行視頻把錢都賺回來。”

2018 年 3 月,我發了第 1 條抖音視頻,那時候是發著玩,把出去旅游的視頻分享一下。 2019 年 1 月,我在抖音發了一個相冊的視頻,突然火了,有 7 萬的點贊,一夜之間漲了1. 5 萬粉絲。

我突然覺得很有意思。我從 2006 年 16 歲上高中時就開始玩視頻,當時是傳到優酷,發了二三十條,一共才 40 多萬播放量。這條抖音火了之后,我意識到,抖音不像優酷,需要是名人才有播放量,它能讓普通人的作品通過算法讓更多普通人看到。

所以我就去鉆研抖音的規則,并慢慢把我之前的作品編輯成短視頻形式發出去, 2019 年一年時間,我發了 150 多條,三天就要出一個。

我經常出去玩,全球各地走,我的視頻拍的基本都是我和女朋友的旅行經歷。我拍得很好看,大家就會問我怎么拍的,所以我還捎帶出一些教程教大家怎么拍,但一直是圍繞旅拍的主題。

舉個例子,去年十一期間,我去了趟日本,需要一直拿著相機把一天的過程記錄下來,因為我不確定我在路上會碰到什么樣的故事,很多爆火的視頻都是抓拍。原來在沒有抖音時,我也會這樣拍,但確實拍的素材量和頻率沒有現在這么高。

我一個月平均接 1 到 2 次廣告,抖音平臺抽成5%。廣告價格我主要看拍攝難度和成本,目前報價有兩檔,1. 8 萬和2. 5 萬。

2019 年,單純通過抖音基本沒賺到錢,因為我覺得現階段還是需要積累原創好內容,很多不靠譜或不符合我賬號內容的合作都沒有接,直接通過抖音收入 10 多萬,但旅行成本也花了 10 萬。 2020 年,我希望抖音每個月有兩三單廣告,一年有 50 萬以上收入,能夠cover掉我所有出去玩的成本就夠了。總之,我可以玩我自己喜歡的東西,同時還不用花錢,甚至把前幾年旅行費用也掙回來。

從我個人經驗來看,抖音不僅僅是互聯網上的窗口,也是現實生活中的一個窗口。

我自己在北京開了一家公關公司,本職工作是拍商業化視頻。過去,我的客戶大多是靠朋友介紹,但現在很多新客戶都是通過抖音被吸引過來。

抖音相當于我另一個名片,能給我個人品牌帶來信任感,讓我日常商務工作更容易。當我客戶知道我通過抖音拍原創視頻并有一些粉絲后,就會特別相信我。 2019 年 5 月份,一個做安防的公司要拍一個商業視頻,很多家公司去提案,當客戶知道我有抖音時,就會愿意和我聊很多,而且我們見面之后聊的都是抖音,而不是我的本職工作。

現實生活上另一個明顯改變在于,我看到任何我想買的東西時,第一想法是是否有跟對方合作的可能。有一次去朝陽大悅城吃飯,我在排號時看到一個大V免單的牌子,我說我這賬號算不算,很快就有人免費招待我們,讓我發個視頻就行。

我還可以帶著朋友免費出去玩,比如我拿到一張門票,拿到一個旅行券或者拍車的廣告,我就可以帶著朋友自駕去玩。雖然這視頻不太掙錢,但是對朋友來說也是很好的紀念。

對于做主播是否可以是一個長期職業,最開始心里比較否定,但現在我覺得這個事情可行。因為就算有一天這個平臺沒有了,我肯定已經積累了大量資源,無論是個人經驗、粉絲群體,還是這個賬號的IP,這都是我自身的東西,誰也拿不走。我相信,如果我好好運營抖音賬號,讓賬號價值更大化,可能會比我現在的公司賺得多。

斷臂男孩跟奶奶

快手博主  85 萬粉絲

“我慢慢開始想怎么樣才能有越來越多人關注,怎么樣才銷出去更多,然后脫離貧窮。”

我開始在快手拍視頻,是自己在工地打工時,工友幫我拍。但是一直上不了熱門,我心里非常忐忑,因為我在熱門里看到有人跟我一樣(斷臂),但是人家熱門我就熱門不了。

偶然一次,我記得是 2017 年 12 月 24 日,我拍了一個奶奶跟我去地里干活的視頻,一下就漲了 300 多粉絲。過了兩天之后,我又發了一個奶奶跟我做燒餅的視頻,又有 30 多萬播放,長了七八百粉絲。那一天,奶奶跟我連續拍了好幾個視頻,我存在手機里,去工地干活時每天發一個。

剛開始奶奶跟我拍短視頻時,周圍人都嘲笑我跟奶奶:原來家境就不好,還拍那種難看的視頻。奶奶都說不拍了,我就講解給奶奶,說咱們這是互聯網,人家說人家的,我們拍我們的。

三個月后,粉絲漲到兩萬多。這時候就有粉絲在下面評論,你們怎么不直播?那時候我都不懂直播,之后才學會。奶奶跟我第一次直播,得到了 400 多塊收益。奶奶高興,我也高興,我去外面打工,一天才七八十塊錢。

慢慢的,不少人加我微信買核桃仁、土蜂蜜、松子等云南特產。我現在有 6 個微信號,每一個微信號都加滿了粉絲,大概每十個人和我聊,能賣出去四單。

第一個買我特產的是河北人,當時他心里很忐忑,跟我在微信里說,你一定要保證發貨、保證運輸不要損壞等等。我回答他說,我們不會玩什么套路,我不敢說我的產品多好,但是到你手里的就是我在視頻里展現的樣子,就是地地道道的農家產品。

頭一天晚上顧客下單,第二天我就騎著摩托車,馱著農產品,大概 40 多分鐘去到鎮上,然后一單一單寄出去,拍了單號給顧客,告訴他們,你的東西已經寄出請注意查收。收到貨后,一些粉絲幫我介紹了很多他的親戚朋友,訂單慢慢就多了。

我感覺自己受到了信任,而且很神奇,竟然能夠通過互聯網賣出去我們云南的特產。因為我們來自高海拔山區,都是土路,一到下雨天,出不了山,很多東西都賣不出去。

我慢慢開始想怎么樣才能有越來越多人關注,怎么樣才銷出去更多,怎么樣才可以掙得越來越多,然后脫離貧窮。

從 2019 年 8 月份開始,我不去工地做工了,剛開始有糾結,如果我不做工地,我吃什么?后來大膽的去做了。因為有人告訴我,有了平臺,只要自己好好努力,就不用去工地里面一只手干活那么辛苦。

現在,我的賣貨能力還是很低,一個月就三四百單。我就在快手里面看很多帶貨的主播怎么播,看李佳琦怎么播。我也慢慢的、大膽的開始做。

2020 年,我的目標就是粉絲越來越多,并在快手開個小店,好好的直播,好好的帶貨,得到信任,得到認可。

如果我有能力了,我還可以收購同村的農產品,把它們運到我們鎮上,然后通過直播一單一單發出去。這樣,他們也減少了銷不出去的苦惱。我們村的人現在很支持我,特別是我們村長,他告訴我放心去做,大膽去做。

互聯網改變了我的人生,改變了我的思想。而且,在我改變的同時,也改變了很多我們這些偏遠地區的人對互聯網的認知。剛開始我什么都不懂,地地道道的在工地里面干活,每一天掙個七八十塊錢,現在我的目標就是比這翻倍地掙。

小A

娛樂主播,最高一場直播兩萬打賞

“做主播雖然來錢快,但很孤單。”

我最開始做娛樂主播是因為身邊有朋友在做,她們覺得我比較會聊天,長得還蠻可愛,就把我介紹給她們公司。

我當時剛畢業,也沒有上班,就出于好玩、好奇開始做。我每天晚上 9 點開始播,一直播到凌晨、 1 點、兩點不等,然后每天睡到中午起來,吃個飯休息一下,下午就會陪粉絲聊聊天,玩玩游戲。有的主播也會去練琴、唱歌,或者去健身房。每天都這樣輪回,很少有私人時間。

主播行業第一是靠顏值,第二是靠才藝和有趣。每個人機遇不一樣。我們公司的第 1 名,每個月通過打賞有五六萬塊錢收入,現在他轉去了快手平臺,跟另一個主播前段時間結婚了。而排在末尾的主播大概一個月只有兩三千元。我身邊就有一個女孩子,她真的是做了好久的主播,每個月也就三四千塊錢,但有的人做一個月就能達到她一年的收入。

我剛做主播一個多月時,平臺辦了一個比賽,完全看打賞收入計算排名,我進入了前10,當時覺得自己挺厲害的。我覺得我受歡迎,一開始是因為顏值,因為我長得比較小女生一點點,偏蘿莉,我吸引的人群就屬于年紀偏大、比較有錢的大叔類型,他們一般實力比較雄厚。

最高的時候,我一場直播能有兩萬多元,當時很開心,沒想到自己能賺那么多錢。這是循序漸進的,一開始,別人不認識你,只會給你刷一點點,到最后了解你,覺得你這個人還挺有趣,各方面都覺得挺好。就像男女交朋友一樣,他覺得你這個人越來越好,也會給你越來越多。

主播之間互相比較的狀態還比較明顯。比如我們都是一家公司的,有的人比我們晚進來,總榜單又高于我們,我們就會去拿小號偷看她有沒有什么過人之處。

每個主播榜一很重要。他刷的錢大部分都占自己總額的一半。但榜一流動性很大,因為現在女孩子也多,有人覺得你長得漂亮喜歡你,但是時間久了,總有新鮮人進來,就慢慢喜歡上她,不愿意在你這里看直播了。

我當時的榜一是江蘇人,有段時間他也走了,大概兩三個月時間都去看別的女孩直播。但后來慢慢又回來支持我,說是念舊。

我做了一年主播后,又回歸了正常朝九晚五的生活。因為總熬夜,身體方面吃不消。而且,做直播雖然來錢快,但每天在一個房間里陪粉絲,現實生活中都沒有跟別人交流過,就覺得自己像沒有朋友一樣,挺孤單的感覺。

壓力有時候也會很大。因為這一行收入不穩定,我在的公司完全沒有底薪,全部都是靠打賞。我一開始起點很高,突然有一天落下去,就導致壓力很大。

2020 年,我準備去做短視頻,現在還在選擇公司中,準備先簽約一個機構。因為自己做會比較麻煩,需要想內容、想題材,后期拍攝、剪輯也要自己做。加入一個公司后,雖然公司分了你的錢,但是會有很多小伙伴一起幫你做很多事,相當于視頻里只需要出現你這個人,比自己一個人在一個房間里做事情好一點。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辽宁35选7走势图风采 正虹科技重组势在必行 芸泓配资 私募基金配资是什么意思 本财配资 2011年上证指数 p2p理财平台哪家好 淘股吧论坛首页 股票分析群是不是诈骗电话 海南椰岛股吧 一万块怎么投资理财 股票涨跌的原因 万宝配资 金八号配资 启运配资 财云配资 白银配资